蔚来召回成本或将达5亿元电池安全谁来负责?

2019-07-08 来源: 网络整理

浏览

原标题:蔚来召回成本或将达5亿元,电池安全谁来负责?

整个六月,汽车圈频繁被蔚来、特斯拉等纯电动汽车起火事故的现场图片、进展回应等信息刷屏。直至月底,蔚来启动首次召回,让业内高度聚焦到起火的“源头”——动力电池的质量。在双方未公开具体信息的情况下,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在召回中要负多少责任?当此事未了之时,工信部又在6月底撤销了自主品牌动力电池的保护“白名单”,这意味着外资动力电池终于发力,自主品牌独大的时代或将结束。

蔚来召回成本或将达5亿元电池安全谁来负责?

【事件回顾】

蔚来召回:与电池供应商的“相爱相杀”

蔚来“首召”是当前国内首个因动力电池问题而召回的案例。有趣的是,蔚来和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的两份声明,都有“不背锅”的意思。全媒体记者留意到,蔚来声明指出自燃的ES8车辆“电池包搭载的模组内部的电压采样线束”存在问题,事故矛头直指模组设计不合理;至于蔚来ES8的电池模组供应商宁德时代的声明,则将问题归咎为主机厂后期匹配,表示“电池包箱体和我公司供应的模组结构产生干涉”而发生了问题。

记者就此采访多位电池行业内人士,均认为双方都将焦点锁定在了模组上,但到底是模组内还是模组外,实际上谁是谁非,只有双方自行进行技术鉴定定论。但对于蔚来和宁德时代来说,这一次召回却是影响深远。首先,“首召”对蔚来品牌的“损害”是深刻的,此次召回的数量占已交付的ES8近三成之多。在蔚来第一季度仍在亏损的情况下,还将负担高额的召回成本。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次蔚来召回的成本估计将达5个亿左右。当然,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虽然与蔚来做出了“相爱相杀”的声明,但也无法做“甩手掌柜”,宁德时代一方事后也坦然:这笔召回费用将由蔚来和宁德时代协商而定,而且“现阶段会集中精力配合好蔚来召回工作。”要知道,宁德时代当前的客户不仅有蔚来这样的国内客户,还有宝马这样的“国际友人”,无论出现什么样的扯皮,也要维护好品牌信誉。

可以说,蔚来这一次召回也无意中让业内留意车企与供应商在核心零部件方面的设计主导权归属等不太“透明”的一面。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这次召回或会引起电动产业链分工的反思,也可能会倒逼整车厂加强电池环节采购和设计等方面的重视程度。

新能源汽车的“命门”:电池安全,谁来负责?

从今年以来的新能源汽车起火事故来看,并非蔚来独一家,行业巨头特斯拉也是榜上有名,而且起火的问题均指向动力电池安全。不难发现,上游电池厂商正在成为汽车产业最重要的供应商,但车企与电池厂商之间也衍生了相对复杂的合作模式,这也给双方的责任界定带来了难度。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统计数字,截至2019年4月底,共收到新能源汽车缺陷线索427例,涉及38家生产者的61个车型。其中电池衰减问题和充电故障占比分别为55%和15%,居投诉量前两位;在已经展开的新能源汽车召回中,三电系统缺陷占总召回量的50%。近一年,工信部等监管部门多次“重点点名”新能源汽车自燃事故,并从去年9月份以来,三次下发新能源汽车安全隐患排查工作通知。

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轫于2009年,至今只有十年左右。作为纯电动汽车最核心的动力电池技术,无疑需要更多历练与沉淀。当前车企和供应商究竟应该以怎样的方式合作,以保证生产和供应更安全的电池模组和纯电动汽车,这是业内正在探讨的话题。清华大学苏州汽车研究院汽车轻量化技术中心技术经理吴中旺分析认为,当前如宁德时代等电池厂商与车企合作主要有三种模式:第一,直接提供整个电池包;第二,只提供模组或电芯;第三,如与上汽、广汽合作组建合资公司,双方共同研发电芯和模组。对于这三种模式,业内普遍认为,整车企业与动力电池企业联手研发显然是更好的选择。

浙江电咖汽车董事长张海亮表示,应让动力电池生产商从前端介入与整车厂共同参与研发设计,让电池生产商充分了解主机厂的配套需求;整车企业需要抛开整车厂与供应商的固有关系,转而成为密切配合的合作伙伴,共同推动电池安全技术的迭代与进化。

工信部新政: 国产电池商将被倒逼成长

记者留意到,在我国补贴政策的强力刺激和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目录的精准保护下,近几年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自主品牌动力电池取得了快速进步,宁德时代更取代松下跃居全球动力电池出货量第一。不过,国产电池商马上将迎来外资进入的“群狼”逐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