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行业去产能换“活法”(产经观察)(3)

2019-11-06 来源: 网络整理

浏览

  有人分析,重要原因之一在于铁矿石涨价。的确,今年以来,进口铁矿石价格持续上涨,已使吨钢制造成本上升了240元左右。可在骆铁军看来,“表面上是铁矿石的原因,深层次还是供求关系问题。总量过大导致行业利润下降,铁矿石涨价也是总量大、企业争抢造成的。”

  一些数据和现象也表明,钢铁业的供需格局仍有失衡可能。今年上半年,钢协会员企业粗钢产量增长5.64%,非会员企业增长24.08%,增速远高于会员企业,增量占了总增量的56.2%。从近几年各地已公告的产能置换项目来看,全国拟建的钢铁项目粗钢产能近2亿吨。今年1—7月,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投资增长37.8%,为各工业行业之最,引起业内担忧。

  采访中,不少专家和企业表示,钢铁业要在转型之后彻底恢复元气,重要的仍是巩固去产能成果。

  “一段时间以来,受钢材价格回升、行业效益好转的影响,以各种名义新增冶炼能力、在产能减量置换中搞‘数字游戏’等违法违规新增产能的冲动,以及‘地条钢’死灰复燃的风险都在加大。”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何文波看来,当前,片面追求量的扩张和注重质量效益两种观念的博弈正呈胶着态势,“钢铁业的供给侧改革进入了‘一篙松劲退千寻’的关键阶段,必须奋楫才能冲出急浪险滩。”

  “随着经济结构不断调整,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由投资转向消费,新经济增长点对钢材需求强度明显减弱。钢铁行业通过前几年高速发展,积累了很大存量,产量已占世界一半以上,数量增长难以为继。”骆铁军认为,钢铁行业再不能走靠规模扩张的老路,“是靠强创新、抓管理、提质量,还是靠扩产能、增投入、铺摊子活得更好,两年内必见分晓。”


  《 人民日报 》( 2019年11月06日 18 版)

(责编:李枫、岳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