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正朝着海航的主业蔓延!

2019-03-16 来源: 未知

浏览
危机,正朝着海航的主业蔓延!

1

2000年,长得就像国学大师的南怀瑾站在苏南小镇庙港,突然为景动容,并决定选择庙港开创太湖大学堂。2006年初夏,历经六年土木,始有规模,楼宇庄严,芳草萋萋,精英汇集。

 

危机,正朝着海航的主业蔓延!

 

2006年7月1日至7日,年届九旬的南怀瑾在苏州太湖大学堂首次开讲,内容是禅修与生命科学。

听众名单中,有周瑞金(“皇甫平”)、周国平(中国社科院哲学教授)等知名学者。亦有正统教育体系下的高校教授,如时任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院长孙家州、时任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张维迎等。

南怀瑾讲经济问题,由时任银监会主席刘明康亲自联系,南怀瑾的“关门弟子”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从中介绍。

危机,正朝着海航的主业蔓延!

 

听众中,还有一个瘦小的中年人。这一年,中国网民突破1亿,帮助他所创办的淘宝网成为了亚洲销售额最大的电商网站。

马云没能像陈峰一样成为南怀瑾的弟子,不过,他觉得自己的师傅李一道长也不差:

“几百年才会出一位李一道长。若假以时日,他完全可以比肩南怀瑾和星云大师。”

9年后的春天,马云效仿南怀瑾,在另一个湖边,和一群企业家及经济学家们,一起成立了湖畔大学。

此时的南怀瑾,已经驾鹤西去;李一道长也早已跌落神坛,隐居山林;王林大师则正避居香港,再过几个月,他会被内地警方逮捕,并最终客死监中。

湖畔大学第一课,在台上坐而论道,被虔诚门徒围绕的,已经是马云自己了。

和马云一样热爱国学的陈峰,此时半主动、半被动地退居了二线,眼看他的创业伙伴王健四处出击,全球并购。这一年,海航集团首次登上了《财富》世界500强榜单,实现了陈峰多年的夙愿。

危机,正朝着海航的主业蔓延!

 

这样也好,陈峰有了更多时间,沐浴更衣,焚香磨墨,心怀南怀瑾,手抄《金刚经》。

 

2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不过几年。

赶在金庸大师去世之前,一部《功守道》打遍天下高手,马云已经实现他的武侠梦,飘然宣布“退休”。

但他国学同好——陈峰,却不得不重新回到聚光灯下,试图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他的左膀右臂、功高盖主的伙伴,王健先生,“砰地掉下去了,就这么简单”。(注:陈峰原话)

政策突变,叠加人间悲剧,海航集团终究来到了创业25年来,最艰难的时刻。

2018年,曾经“买买买”的海航转身开始“卖卖卖”,全年变卖了近3000亿资产,在世界500强名单里维持了3年之后,终究幻灭。

“危机正在逐步过去,一定会过去,一定可以过去。”2018年冬天,面对《财经》杂志的美女记者,陈峰这样安慰自己。

“人就是欲望太大,我们要断掉人的某些欲望。”

陈峰说,海航集团处置资产原则是:非主业业务剥离、非健康产业退出。聚焦航空运输主业,非主业坚决不要了。

不论是主动“断舍离”,还是被动“回归主业”,陈峰一定想起了1993年5月2日,海南航空首航的飞机上,自己亲自端着水壶,为乘客倒茶的样子。

危机,正朝着海航的主业蔓延!

 

那是陈峰远渡重洋,成功忽悠华尔街大鳄索罗斯借来的钱,才买来的第一架飞机。

飞机,是陈峰与海航的起点。国航、东航、南航,每天忙着用飞机运人,只有陈峰看透了这一架架庞然大物的本质:

可以循环抵押的优质资产。

依靠着飞机资产,他做大了负债,负债转而驱动更大的资产,循环往复。凭借庞大的负债,海航和陈峰的触角,深入了地产、金融、物流、互联网,并远渡重洋,成为全球惊叹的大买家……

“将我和三大航比,把我看得太低了。”2013年,在自己的主场——海南博鳌亚洲论坛上,陈峰不无得意地讲。

那是他“吃饭的家伙”,所以,无论是美国西雅图,还是法国图卢兹,时常都有来自中国的高僧,在为刚刚印上海航logo的飞机,诵念经文。

危机,正朝着海航的主业蔓延!

某廉价航空公司飞机开光现场

大师开过光,吃饭才能香。

每行每业都诊视自己“吃饭的家伙”。

传说中,马云的办公室里陈列着兵器架,有两把还是张纪中送的道具龙泉剑。马云颇为喜爱,甚至他时常拿着大宝剑,在公司里晃悠,号称这是行走江湖,“吃饭的家伙不能离身。”

但陈峰先生已经甩卖自己的飞机了。

3月15日,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航控股”)公告宣布,将向 NGFGENESIS LIMITED(以下简称“NGF”)出售 2架自有波音737-800 飞机。据公告,飞机交易合同金额 2750 万美元,最终出售价格将根据交付时飞机的技术状态进行适当调整。

危机,正朝着海航的主业蔓延!

 

2750 万美元,至少可以覆盖20多年来的大师开光成本了。

但是,海航的“主业”呢?甩卖资产本是为了保航空主业,甚至甩卖金鹿航空、葡萄牙航空等航空子公司的股权,也可以理解为保住“海南航空”这一最初的梦想。

但是,这次,陈峰卖的是飞机,卖的是“海南航空”的飞机。

3

危机确实正在朝着海航的主业蔓延。

上述甩卖两家飞机的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海航控股”),正是由当年陈峰亲自倒茶的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海航股份”)更名而来,这是海航集团第一家航空公司,第一家上市公司。

2017年,在王健的主导下,几经腾挪,海航集团旗下控股的8家航空公司,和参股的4家航空公司的股权,都注入了这家公司。为理顺投资和管控关系,“海航股份”更名“海航控股”。

海航控股,便是海航集团的航空主业的控股平台,是承担陈峰“回归主业”任务的独一无二的载体

可是,这家公司,面临的危机,不仅仅是卖掉了两架“吃饭的家伙”。更大的危机在于,陈峰对这家公司的控制权受到了动摇。

3月15日,正是卖飞机的同一天,海航控股(600221.SH)还发布了另一份《海航控股关于股东股份冻结情况的公告》:

根据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鲁财保9号《协助执行通知书》,因国泰租赁有限公司与海航集团、大新华航空等合同纠纷一案,海航集团、大新华航空所持海航控股股份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被冻结。

具体冻结情况为:大新华航空和海航集团持有的海航控股股份被全部司法冻结,其中大新华航空为海航控股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24.28%,海航集团持股比例3.53%。股份冻结日期自2019年3月14日至2022年3月13日。

危机,正朝着海航的主业蔓延!

 

由于大新华航空实为海航集团的子公司,因而海航集团对于海航控股(600221.SH)的持股,是通过自身与大新华航空双双持股而实现的。如今,这两部分股权,都100%被法院冻结了,冻结期限为3年!

以3月15日海航控股的市值计算,海航集团被冻结的股权,价值为105亿元。

4

事实上,海航系公司股权被冻结,在最近的3个月内已经连续发生3次。

2018年底,正值海航集团“断臂求生、回归主业”的关键时期,海航系旗下上市公司海航基础(600515.SH)发布公告称,西部信托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4.3亿元范围内的财产保全。海航实业所控制的60.84%的海航基础股权,被全部冻结。

西部信托的实际控制人为陕西省政府,其大股东为陕西省电力建设投资开发公司。西部信托官网信息显示,西部信托与海航系的业务往来主要是2015年到2016年间的信托计划。

其中,2018年到期需兑付的信托产品为“西部信托·海航实业3号”,该产品去年3月分两期共募资5亿元,期限为15个月,到期日为2018年7月1日。

值得注意的是,海航实业3号的资金用途为补充海航实业营运资金,退出方式为海航集团溢价受让西部信托持有的海航实业全部股权。

几十天后,海航系另一家上市公司海航投资(000616.SZ)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海航资本持有的海航投资1.55亿股股份被司法冻结,占其所持海航投资股份的 54.37%,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约10.86%。

3个月3次被冻结,被冻结股权的价值,从4.3亿元,激增到105亿元;而被冻结的对象,从以房地产为主业的海航基础,到以金融为主业的海航投资,再到以航空为主业的海航控股,标志着海航集团的危机,逐渐从要被“砍去”的多元化产业,侵入航空主业。

上市公司股权是流动性好的优质资产。陈峰深知这一点,“多生孩子好打架”,飞机给了他扩大负债的基础,上市公司给了他腾挪资产的舞台。

十几家上市平台,交叉持股,左右腾挪,借壳,并购,定增……眼花缭乱的操作下,陈峰曾自豪地说:

“没有人能看懂海航”。

如今,飞机开卖了,多个上市公司的股权被冻结了。没有人能“看懂”的海航,难道要演变为没有人能“看到”的海航?

尽管没有能够成为马云湖畔大学的导师,但陈峰通过美女记者,早就对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也包括自己)给出了一句醒世恒言:

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