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一个贫困县的发展脉动(纵深·中国经济韧性在哪里②)

2019-07-12 来源: 网络整理

浏览

触摸一个贫困县的发展脉动(纵深·中国经济韧性在哪里②)

 

  数据来源:交通运输部、工信部、财政部、国家统计局和本报报道

 

  核心阅读

  云南省会泽县是一个深度贫困县。近年来,在财政的强力支持下,会泽县的交通、网络、教育等基础设施大为改善,为会泽发展注入澎湃动力。

  通过对会泽的观察,我们不难发现,基础设施建设不仅能直接推动经济增长,还可以通过其规模效应、空间配置效应、结构效应与社会福利效应,为经济发展增添强大韧性。

  

  6月5日下午,段正永领记者爬上田坝乡板坡村附近的一个小山坡。站在这里,G85(银川—昆明)和沾益—会泽两条高速公路在眼前交会。白云青山下,高耸的桥墩林立,高速出口匝道盘曲回旋。他兴奋地指点介绍:“田坝乡以前是交通死角,和昆明、曲靖、会泽‘三不靠’。这几年高速路新开了3个出口,硬化道路村村通,即将动工的渝昆高铁还在乡里设了站!”

  田坝乡隶属于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副乡长段正永的“兴奋劲”也属于全会泽。这个地处乌蒙山集中连片贫困区的深度贫困县,6年来贫困人口下降近30万,贫困发生率从近48%下降到约15%。县里2018年财政支出同比增长三成多,其中87%用于民生。这些支出的相当一部分,来自上级财政转移支付。强力的财政支撑下,千年困苦的乌蒙山焕然一新,基础设施大为改善,发展脉动强劲。记者日前走访会泽,听到许多激动人心的故事。

  打通交通动脉

  一路通百业兴

  378个建制村全部完成公路硬化,还要硬化村组路2000多公里

  范兴元的家,在田坝乡板坡村元门小组。他介绍,以前从板坡村到昆明、曲靖要4个小时,到会泽要3个小时,如今各自的时间都缩短了一半。2015年云南南北大通道高速公路全线贯通,在会泽境内不再肠梗阻,范兴元家门口有了第一条高速公路。2017年6月,滇中经济圈环线沾益至会泽高速公路通连,结束了会泽至曲靖无高速公路的历史,范兴元又是直接受益者。

  范兴元说,以前交通不便“三不靠”,村里小伙子找对象都困难。村内道路是泥巴路,下雨时路上泥浆淹到脚脖子。卖菜的三轮车拉不出去,他就把家里的两头黄牛套上,“牛拉三轮车”出村。村里人看不到出路,纷纷外出务工。

  如今的元门小组,94户人家基本都是新房。路通了,鸡蛋有人上门收,搞种植养殖方便,外出务工的人又回来了。元门一个小组,有6家饭店小吃店,3家旅馆,以前一个都没有。村里人建新房向高速路出口聚集,陆续来了二三十家。说起路通后的好处,范兴元喜上眉梢:建房的水泥运费从100元一吨降到如今的60元;家长送学生上学从靠脚力到开摩托车和轿车;去会泽、昆明看个病,也不会在路上耽搁了……

  会泽县交通局局长马娅琼是个“老交通”。她介绍,打通高速大动脉的同时,378个建制村全部完成公路硬化,两年内还要硬化村组路2000多公里,打通出行的“最后一公里”。“会泽通用机场正在推进前期工作,渝昆高铁也即将开工。100多万人口的会泽县,未来将形成集公路、高铁、航空、水运一体的综合交通网。”

  流量拉动市场

  网络连接城乡

  全县有移动4G基站1000多个,网络覆盖所有行政村和绝大多数自然村

  记者赶往会泽县娜姑镇牛泥塘村,一个多小时山路,全程硬化路面,路过的村庄装了太阳能路灯。转过一个山包豁然开朗,眼前漫山遍野绿树“白花”——走近才发现,这“白花”是石榴果套了纸袋。

  村主任徐国孟笑脸相迎,“这几天正忙着请工套袋,一个男劳力一天120元,还管顿饭。”牛泥塘村916户人家,曾有1/3是贫困户。2014年开始大规模种植的3000亩软籽石榴,如今成了脱贫致富“金果果”。不过挂果多了,徐国孟又担心:价格每公斤4年降了4块多,闯市场、打品牌迫在眉睫。

  路通了、水来了,石榴是娜姑镇的主打产业,现有2.8万亩,短期目标是发展到5万亩。规模不断长,关键看市场。镇里今年成立石榴协会抱团闯市场,但小散弱局面一时难改变,特别是农户怎么办?牛泥塘驻村第一书记武建良出招:娜姑石榴亟须插上信息化的翅膀。

  “会用微信卖石榴的,价格相对要高些。”与牛泥塘村挨着的发基卡村党总支书记颜晶说:“流量也是石榴生产力。”颜晶是个90后,在昆明读书工作过,玩起微信、抖音来都熟得很,他去年用微信卖出两吨半石榴。